新闻中心
产品使用4年了-辽宁营口市645万元阀门“漏气”疑云-蹊跷的诉讼
发布时间:   
法制与新闻记者_韦文洁

  从一名大学老师到现在一单合同(生意)价值几百万元至几千万元,近20年的商海沉浮,让47岁的胡和金深谙商战的吊诡与复杂。无论是人前的和气生财还是人后的激烈较量,不论哪种商战的成功和失败,对于他来说,其实都是有基本的规则。

  一个项目的竞标失败,“要么是你的价格不占优势,要么是你的业绩不够充分,要么是你跟客户的沟通不太顺畅。”胡和金总结道。

  不过,在辽宁省营口市市区两级法院遭遇的情况,彻底让胡和金这个商界大佬所有的商战体验全都化为乌有——“没有任何规则可言,哪怕是最基本的规则。”

  法律,本来是这个社会最基本的公平正义的体现,对胡和金而言,带来的却是无可奈何。

  大单

  2009年之前,胡和金已经有了10年的外贸经历,中国劳动力市场的优势,让他在十年的外贸生意中,赚得盆满钵满。随着生意的发展以及视野的开阔,他意识到,中国已经从简单的粗加工者,逐渐转身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另一极,所以,他开始有意识地将事业的重点从外贸转向国内。

  事实上,金融危机的爆发已经让世界意识到中国经济的夯实,所以,中国吸引国外的不仅仅是电子、汽车等大众消费品,一系列关乎到国计民生的世界巨头,也因为中国经济的稳定,将企业的再生重点投射到中国市场,德国电力行业的顶级巨头——德国A-T也是其中之一。凭借多年外贸生意的口碑和人脉,胡和金与德国A-T在事业发展的方向以及重点几乎不谋而合,惟一让德国A-T心有余悸的就是中国并不完善的高端市场的良莠不分。不过,胡和金在专业媒体上发布的打假公告,让外商看到了胡和金的诚意和实力,几乎没有太过麻烦的谈判过程,他的厦门肯尔达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肯尔达)获得了德国A-T产品的中国独家代理权。

  而胡和金之所以看到了电力行业在中国的未来,同样是经过了详细的市场调研。尽管金融危机让身处世界的中国,不能独善其身,但在2008年底,中国政府对电力行业的千亿元级别的投资,让他意识到电力行业在中国未来发展的强劲势头。

  有数据表明:中国的发电装机几乎每年以增加1亿千瓦的速度增长,就在2008年年底,电力总装机达到7.92亿千瓦,仅次美国,居世界第二。

  国家决策层方面还宣布:2009年还将启动能源“十二五”规划的前期研究工作,由此权威专家估计,中国将新核准7000万千瓦电力装机新建项目,电力投资规模达到5800亿元。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随后的发展,似乎佐证了胡和金的乐观。获得全国独家代理后,他在当年4月份到了九华山旅游,在旅游过程中,就接到了中能投能源环保产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能投)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颜建国的电话,在电话里,颜建国称自己公司获得了华能营口热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营口热电)的合同。尽管电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表明,在获得德国A-T中国独家代理后,第一个单子的价值就将近700万元人民币,但胡和金最开始并没有太过兴奋:“中能投是营口热电的A-T设备的产品提供商,那么,它必须先从我们这里获得A-T产品的代理授权及报价后才能去参与招投标,也即意味着:中标后,中能投是一个中间商的角色。但上述程序都省略了,就像是天上掉馅饼,我们什么都没做,就获得了这份合同。”

  颜建国在电话里解释自己主动找上门来的原因——看到了专业权威媒体上的打假公告。胡和金告诉记者:“随后,颜建国就不断打电话。在中能投的反复盛情邀请下,我等到旅游结束后,就去了中能投在北京的公司。中能投表现了极大的热情,招待就不必说了,每次我去北京都派奥迪A8接送。”

  中能投表现出的诚意和热情,也让胡和金没有在价格上设置过多障碍,几次简单的沟通,他就给了对方最低价。一切顺风顺水的,在2009年5月2日,肯尔达与中能投签订了两份总价645万元的合同。合同生效后,肯尔达分三批于2009年10月16日、10月25日和11月12日将产品运送到营口热电安装运行。

  至此,胡和金对自己当初把事业重心放在国内电力行业的决策,颇为满意。取得独家代理后,获得第一个单子就价值645万元。随后,又与全国各地的电力行业巨头合作签订几十份合同。

  诉讼

  就在胡和金在新的领域里顺风顺水的时候,2010年,他突然获悉,自己的公司被中能投起诉至营口市西市区人民法院,起诉的主要理由是:自己提供的产品不是德国原产。

  得知自己成为被告的时候,胡和金莫名其妙,尽管商海沉浮,但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司法诉讼。不过,他并没有紧张:不是百分之百德国原产,这完全是根据中能投的要求。其实在颜建国与他联系之前,中能投一直与一家假冒德国A-T产品的公司接洽该项目的供货事宜,后来看到德国A-T在权威媒体上的打假声明才转向肯尔达联系的。与肯尔达签合同时,交货时间已在中能投的手上浪费了近半年。因为时间紧迫,完全在德国生产根本来不及。在中能投的要求之下,德国A-T除提供一些成品之外,将其中部分产品部件运至国内,进行组装。这情况不仅中能投清楚,在组装的时候,中能投的副总经理还带着营口热电厂的一个副书记几次到现场考察、督促生产进度,当时德国A-T的工程师也都在场。

  还有一点也让胡和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对产品有歧义,最起码应该在接收货物、验货过程中提出来。这些产品都在电厂运行快一年了,怎会突然提出如此毫不沾边的理由?

  尽管如此,多年的商战经历还是让胡和金反思自己,是否有欠妥的地方以及中能投起诉要表达的含义。

  根据合同规定,肯尔达得到的销售金额由中能投支付,中能投从营口热电获取产品货款以及利润,“一般来说,使用者会延后对设备供应商货款的支付,是不是中能投希望我给营口热电表达敦促的意愿呢?”

  他一方面给营口热电表达了敦促的意思后,一方面又紧急联络颜建国,询问起诉己方究竟何意?

  与最初的热情相比,胡和金感受到了天壤之别的寒意,对于自己的电话和短信,颜建国一概不予回复。

  尽管如此,胡和金还是认为己方毫无过错。尤其是经过专业人士的咨询后,胡和金坚定了中能投的起诉就是“无理取闹和恶意诉讼”。认定这是一个“蹊跷的诉讼”后,在被起诉的当口,他把关于诉讼的一切事宜交给了律师,自己则按照多年的习惯,继续对贫困学生进行对口援助以及创业支持。

  可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营口市西市区法院判决肯尔达败诉,让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太过乐观了。

  但接下来的事情表明:胡和金连乐观的可能都没有,事实带给他的只能是悲观。

  执行

  作为A-T设备中间商的中能投起诉肯尔达,如果按照判决,营口热电将把产品退给肯尔达,所有的损失将由肯尔达承担。一审败诉后,胡和金直接找到了营口热电安全生产部门的负责人,询问自己的产品究竟哪点不合格,遭致诉讼?

  对方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作为产品使用者以及所有者的营口热电,从来没有对中能投以及其他任何方面表示过退货以及对产品不满的意愿,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营口热电对中能投发起的对肯尔达的诉讼,一无所知。

  这更让胡和金怀疑营口市西市区法院的判决:完全没道理啊,营口热电都没有认为产品有问题,而已经履约完毕的中间商中能投却突然发难。更让人看不懂的是,营口市西市区法院竟然受理了此案,还给出了判决。

  胡和金有一万个理由提出上诉,上诉的第一个理由就指出了西市区法院存在的违法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规定,辽宁省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民事案件标准为:……诉讼标的额在200万元以上且当事人一方所在地不在本辖区,一审管辖法院应为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而本案无论是标的额还是当事方的肯尔达,都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也就是说,营口市西市区人民法院无权受理此案。

  而根据事实调查,作为产品的实际使用人营口热电从未提出退货要求,作为中间商的中能投在履行完合同之后,已经不再是直接关系人。

  尽管一系列的法律依据让胡和金对上诉有了些许的期望,但绝望不期而至,营口市中院再次判决肯尔达败诉。根据二审判决,中能投必须先退货,肯尔达在接到退货10天内将全部货款645万元返还给中能投。荒唐的是,在中能投没有退货的情况下,营口市西市区法院在判决后马上派人,从肯尔达账户上一下就划走了853万元。

  疑问

  愤怒,是胡和金惟一剩下的感受:标的额不过645万元,划款竟达到853万元。判决是2012年4月下发的,但自己直到6月份才收到判决书,未待自己做出反应,营口市西市区法院就把钱划走了。

  案件中出现的种种奇怪现象,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在媒体的关注下,营口市西市区法院把划走的853万元重新划归到肯尔达的账户上,不过,状态仍然是冻结。不仅如此,划归回来的资金整整少了12万元。

  让人不解的是,按照规定,853万元无理由划走半年多,利息应该随着本金划归回来,可现实却是,不仅没有利息,本金还少了12万元。

  对于莫名失踪的12万元,营口市西市区法院没有给肯尔达任何收据,甚至解释。

  蹊跷的是,作为产品的实际使用者和拥有者,营口热电的回答前后不一。

  记者在2013年春节前采访时,从营口热电得到的回答是,产品一直使用得好好的,从没说过要退货。不过,在2013年4月份再次接受采访时,营口热电又称“不清楚”,对于中能投在期间的角色和作用等一系列问题,营口热电则再三强调:“不知道不知道,肯定什么也不知道。”

  奇怪的是,作为生产一线的工人在接受采访时,回答也前后不一。一位张姓汽机专工开始对记者表示:“产品都用了三四年,一直好用,从未修理过。”稍后又改口为:“一开始就漏气了,我把它堵上了,关于产品的改造,已经提上了公司议程。”

  对记者提出既然早就出了问题,为何不早更换,张的答复是:“我只能说,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至于换不换,我不清楚,要到开会时再研究。”

  对于此案,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宣教室主任刁节友称,院领导都知道,而且很重视,不过,审理此案的于立民法官生病没在单位,不能接受记者采访。

  在营口中院(2011)营民三终字第254号民事判决书最后落款中,记者发现,前后排序为审判长张丽丽,审判员张宇、于立民,于立民法官排名最后。

  据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于立民法官在接到此案时,通过研究案卷认为此案应该发回重审,而不是维持一审判决。为此,记者拨通了正在“生病”的于法官的电话,于法官表示,自己并未生病,但人在外地,对于案件的采访,建议记者“你找法院吧!”

  为了采访到当初一审的情况,在西市区法院,研究室主任冯智勇告诉记者:“院领导都在外地开会,负责宣传的政治部主任也不在家,你明天上午八点半再来法院联系吧!”

  当着冯主任的面,记者打通了执行该案的执行一庭庭长沙连伟的手机,和他约定第二天上午来法院接受采访一事后,离开法院不到半个小时,即接到冯主任电话通知,取消第二天上午的采访,有关此案采访一事等院领导回来后统一安排。

  因不服营口市中院的判决,肯尔达已经申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结果,胡和金没有半点的乐观。

  胡和金的遭遇已经引起了朋友的担心,其在美国休斯敦的合作伙伴在营口市投资了一个管件公司,他的遭遇已经让这个投资者重新审视自己的投资行为,是否足够的慎重。

  胡和金的悲观并非没有理由:“二审的时候,我们提出产品已经使用了近4年,而且还在正常使用,怎么退货?而中能投在法庭上就对法官说,他们会到外面随便买一批货退给我们——这已经没有了半点的商业准则了。更可怕的是,这种行为竟然得到了法律的保护。”

  对于冻结的853万元(实际已经少了12万元),胡和金判断,如果再次败诉,营口法院和中能投会以损失以及其他各种理由,几乎没有留给自己一分钱的可能。而在二审期间,他曾经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对中能投表示,可以给对方80万元作为自己愿意继续保持合作关系的诚意,但对方则坚称:至少400万。

  胡和金严辞拒绝的结果,就是现在的窘境。他表示:“不管结局如何,我一定会把官司打下去,就当是给司法公平缴纳了赞助费。”

  司法公平,需要当事方来缴费吗?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就像是没有人能回答上述案件中一系列的疑问。

  (原标题:蹊跷的诉讼——辽宁营口市645万元阀门“漏气”疑云)

原文地址:http://news.sina.com.cn/o/2013-05-28/111427245622.shtml

相关产品

更多上海沪贡产品 > 蝶阀 > 闸阀 > 球阀 > 截止阀 > 止回阀 > 调节阀 > 疏水器 > 减压阀 > 过滤器 > 针型阀 > 电磁阀 > 旋塞阀 > 隔膜阀 > 安全阀 > 放料阀 > 阻火器 > 呼吸阀 > 平衡阀 > 角座阀 > 底阀 > 排污阀 > 排泥阀 > 排气阀 > 水力控制阀 > 紧急切断阀 > 进口阀门 > 进口水泵 > 离心泵 > 管道泵 > 螺杆泵 > 磁力泵 >

Copyright 2013 上海沪贡阀门制造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8005998号  网站地图